美土停火协议能否熄灭中东新战火

发布时间:2019-11-05   转载请注明:http://www.023dazhaxie.com/yiseliejunshi/2019/1105/1330.html 
字号:

  

美土停火协议能否熄灭中东新战火

  此外,也可以看出:美国与土耳其从协商谈判到最终缔结停火协定,美方占据了主导,美国的国内制裁决议和联合国决议均鲜明体现了美国在解决此次冲突中的分量。但与此同时,该协议中对库尔德人民保护的条款则更多反映土耳其的利益,正如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所说,土耳其与美国达成的停火协议更多是要求库尔德人屈服。尽管库尔德武装一直是西方军事打击“伊斯兰国”最有力的合作者。 美国军队撤出土叙边境所引发的权力真空、土耳其与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冲突、各大国在该地区的角力种种,使得该局势错综复杂,但近来围绕土耳其与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的冲突,关键争议则在于对美国与土耳其缔结的停火协议。 在美国宣布军事撤离土叙边境,土耳其与叙利亚的冲突不断。据报道,在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乘坐的飞机于10月16日抵达安卡拉之前,土耳其仍在拒绝彭斯的停火呼吁,除非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同意从沿叙利亚与土耳其接壤边境深处20公里处的“安全区”撤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美国副总统在安卡拉经过为期4个多小时会谈后,达成停火协议。 回顾土叙新战火,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军队将从位于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地区撤出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0月9日便首先向叙利亚东北部发起了代号为“和平之泉”的军事行动,以打击位于其邻国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叙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以及极端组织“伊黎伊斯兰国”。该军事行动旨在从现有缓冲区将库尔德武装清除以在该地区建立32公里的“安全区”,或考虑重新安置将近200万在土耳其境内的叙利亚难民于该区域内。 因此,在美国从该地区抽身而显现权力真空之际,土耳其、库尔德人、叙利亚政府、俄罗斯、伊朗以及尚未完全消灭的“伊斯兰国”便开始在这种乱局中竞争角力,试图在未来地区新秩序中扮演角色。美国尽管依旧是该地区博弈中最有实力一方,但似乎也无心主导,这一纸停火协议,或许只是让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体面退出。 作为一项双边国际条约,从协议文本内容可以看出,美国与土耳其的此份协议可谓综合考虑了各方关切,既努力维护了美国与土耳其间的双边关系,也考虑到北约框架下盟国的关切;同时该协议与联合国对叙利亚问题的决议保持一致。 而自叙利亚内战开始,欧盟便实际缺席,因为欧盟为防止难民流向其边界,宁愿向土耳其支付数亿美元。除德国外,所有欧盟国家都逃避责任,甚至拒绝接受部分难民的人道主义援助。 最后,第12条提供了一套为确保土耳其履行第9条至11条所规定的义务,美国对土耳其积极履行该协定义务的“强制力”。 此外,协议对土耳南部边境的安全关切、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平民及少数族裔权利保护、对“伊斯兰国”恐怖行为的持续打击、美国国内对土耳其的制裁等各方利益诉求均有考虑,可谓一份全面可执行的协议。 据半岛电视台最新报道:日前,美国国防部长埃斯佩尔在前往中东的飞机上发表声明称:叙利亚东北部的停火协议大体上得到了执行,目前存在出现零星交火的消息并不奇怪。美国仍与库尔德武装保持联系,库尔德武装继续保卫着他们控制地区的那些关押着“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的监狱。 但在这场变局中,俄罗斯和伊朗则可能成为受益方。伊朗或因此而实现建立从阿拉伯海延伸到地中海的“什叶派新月”的重要战略目标。据土耳其政府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在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时所说:“我们认为,我们与美国人达成的协议,以及我们与俄罗斯达成的谅解,将有助于推进政治进程,旨在通过谈判的途径,在叙利亚政权与反对派之间达成冲突的解决方案。”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俄罗斯则可以借此次冲突,通过与叙利亚、土耳其和库尔德人达成恢复该地区和平的协议,争取到让俄罗斯重返中东的机遇。 更为重要的是,在叙利亚东北部地区设立安全区方面,美土停火协议规定了详尽的安全区设立与落实方案。因土耳其将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视为恐怖组织(该武装部队与在土耳其东南部地区与土耳其军队作战的库尔德工人党保持有联系),协议第9条指出:该安全区以解决土耳其对于国家安全的关切,包括对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重武器的收缴、拆毁其防御工事以及所有其他战斗位置;第10条明确了安全区将主要由叙利亚武装部队实施;第11条则进一步指明:土耳其方面将停止军事行动以允许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在120小时内从该安全区撤出。在该撤出行动完成后,“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即刻终止。 美国撤出该地区时,引用了特朗普总统关于美国从叙利亚撤军的原因以及拒绝帮助库尔德人的声明,强调这一趋势是前总统奥巴马的系统性政策,并非特朗普所为。美国自奥巴马政府以来,似乎愈发不想扮演军事统治中东的角色,也不想参加对美国影响甚微的远距离战争。因此,尽管美国在从该地区撤军后,通过外交手段达成与土耳其的停火协议,但其在该地区的作用愈发乏力。 近日,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办公室表示,尽管美国与土耳其临时达成停火协议,但叙土边境地带持续不断的炮轰和袭击仍然迫使2000多名平民陆续逃往伊拉克躲避。叙利亚人道需求仍十分显著,1100多万人需要某种形式的人道援助,包括470万生活在需求严重地区的人。在东北部持续的军事行动可能加剧已经十分具有挑战性的人道局势,成千上万的人可能进一步被迫流离失所。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关切的同时,有效保障该地区无辜平民生命财产安全或许才是更加棘手的议题。 与世界上许多其他危机情况相同,特别是在中东,虽然欧洲不可能有所作为,但它关注土耳其袭击叙利亚北部的事态发展。而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特别是沙特、以色列和阿联酋则更加担忧当他们需要美国的时候,美国会像对待其盟友库尔德人那样对待他们。 根据美国白宫最新发布的协议文本,该停火协议共十三条,内容具体包括:维护美土关系和土耳其作为北约成员国的盟友关系;两国应共同保护冲突区域的平民、宗教和种族少数群体;此外,两国应增进在反恐、关押“伊斯兰国”人员、对冲突区平民保护方面的合作。第8条双方重申对于叙利亚政治完整与领域尊严承诺,对于依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旨在结束叙利亚冲突联合国领导的政治进程的承诺。 很明显,这份停火协议既不是简单的道德呼吁,也不是一纸软法,而是具有拘束力的法律协定。而停火协定最后四条便是这部国际法协定的“钢牙”。这也解释了土耳其和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为何各执一词,足球解说员当裁判他们会有怎样的职业体验开始,但均围绕停火协定中相关条款指责对方违约,从而自己争取有利条件,争取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和国际道义支持。 土耳其国防部喊话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与库尔德工人党(是构成叙利亚民主军的主要力量),虽然土耳其方面严格遵守了它与美国达成的停火协议,但库尔德武装在过去几天中已经20次违反停火协议,并且已经故意释放了数十名“伊斯兰国”人员。但恰恰相反,库尔德人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军则指责土耳其违反了该停火协议,并称土耳其军队没有依照该停火协议为那些被围困的贫民及受伤人员的撤离建立一个安全走廊。 与此同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表示,如果叙利亚民主军未能按照土耳其与美国之间达成的协议要求在规定期限内撤出的话,土耳其将在叙利亚北部重启“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埃尔多安还强调:土耳其无意“占领”叙利亚这些边境地区。 当然,仅考察争端双方主张和这部停火协议文本还不足以揭示争端本质。我们还应该进一步考察该争端背后各利益相关方在其中的利益与角力。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荷兰建筑
世界明星
巴哈马科学
德国联赛